有问题吗?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你可以问下面或输入你要找的!

乘物游心 怡然自得——张热云大写意作品鉴赏



张热云,英文名:Wendy Zhang,字馨之,号崇文斋。中国国家画院访问学者 ,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访问学者。
四川省新文人画院创作研究部副主任,第十二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四川组委会组委。


◊张热云大写意作品鉴赏
乘物游心 怡然自得

《香风留美人》(纸本设色)46cmx69cm 2019
李可染先生曾在《颐和园写生谈》说:“构图要极尽变化,‘似奇反正’,最忌的是‘状如算子’,‘疏可走马,密不透风’才是上乘。深深浅浅的花朵从天际流下,不见其发端,也不见其终极。花瓣上的露珠闪烁着银光,像迸溅的水花,飘飘洒洒。细细的藤蔓上挂满了花朵,在风中摇曳。画家用墨大胆,刚劲有力,在作品整体中笔墨、色彩的细微变化,体现的是画家艺术感觉的敏锐和诗意的发现。画家在物质与精神的审美距离中,完成来自于原始而又质朴的艺术表现。

《灼灼百朵红》(纸本设色)34cmx138cm 2019
李可染先生曾在《谈黄山写生》说:“构图最重要的是要有层次,有纵深,要往里面去,用纵深表现空间。”画面上的花从右边伸入画面中心,一簇绿叶映衬在旁。画家笔下的花鸟一气呵成,驱墨如云,气势逼人,同时又恰如其分地驾驭笔墨,轻重、浓淡、疏密、干湿极富变化。墨法上既呈随意浸渗的墨晕,又见控制得宜的浓淡。在写意中仍生动的传达出了物象蕴含的生韵。
【名师寄语】
热云酷爱中国传统书画,她勤奋好学,视野开阔,修养全面,花鸟、山水、人物全能,工笔写意均擅长。
尤其是写意花鸟,笔墨酣畅,格调清新,生动传神,大气魄,有视觉冲击力,无疑是潮汕艺术家中的写意高手。
——汤立(人民画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垂藤一千尺》(纸本设色)46cmx69cm 2019
黄宾虹曾云:“积点可成线,然而点又非线,点可千变万化,如播种以子,种子落土,生长成果,作画也如此,故落点要慎重。法而活不而板,学者应深悟其之!”画面上树叶浓密茂盛,几簇红花在风中摇晃,用笔大胆自然。其画风醇厚清新,雅韵天然,简约大气,文静素雅。画家用笔灵活多变,笔墨洒脱,画面纯朴而磊落大方,妙趣横生,文人气息充溢其间。画之气格、画之气韵,无一不彰显出画家的渊博之学识,高深之修养及深厚之功底。

《悬实珠玑蹙》 (纸本设色)69cm×46cm 2019
卫夫人的《笔阵图》认为:“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画家那种大墨粗毫的随心所欲,那种出奇制胜的巧妙构成,那种墨色辉映的落笔气派,让画面充满着蓬勃的生机和灵气。画面结构独特,似不经意,湿笔饱墨,横杆顺着枝藤淋漓而下,藤条错落低垂,枝叶分披,以豪放泼辣的水墨技巧,达到了葡萄晶莹欲滴的效果。

《色映金盘果》 (纸本设色)46cmx69cm 2019
荆浩认为:“笔有四势,筋、骨、皮、肉是也。笔绝而不断谓之筋,缠转随骨谓之皮,笔迹刚正而露节谓之骨,起伏圆混而肥谓之肉。”画家画的水墨葡萄,串串果实倒挂枝头,水鲜嫩欲滴,形象生动,茂盛的叶子以大块水墨点成,风格疏放。丰富的运动轨迹与浓淡、徐疾、大小、干湿、疏密程度各异的笔踪墨韵,无不具备振笔疾书的即兴性和不可重复性,呈现出中国绘画中最为强烈的抽象表现主义。这不是一般的描摹物象,而是艺术的加工,使其蕴含某种内在的气质、精神,这种气质、精神又使欣赏者有如临其境。

《珠玑带轻霜》 (纸本设色)46cmx69cm 2019
明代李日华说:“凡状物者,得其形者,不若得其势;得其势者,不若得其韵;得其韵者,不若得其性。”画面上一大串成熟的葡萄挂在绿叶间,一颗颗葡萄像是明亮的果实,闪耀着独特的光芒。画面上作为主体的葡萄位于画面的焦点中心,葡萄藤条向下延伸,晶莹剔透的葡萄挂在藤干上,画家的水墨葡萄作品体现着水与墨的无穷魅力,诏示着想象力和创造性对于中国画的创作无比关键。简练的笔墨构成蕴含着深远而丰富的诗情画意,跳动着生命的脉动,这是画家作品的简约美。

《红红火火过大年》(纸本设色)69cmx138cm 2019
刘熙载曾言:“意在笔先,神余言外。”画面一个山石坐落在左边,一簇红花左上伸入画面中心。中国大写意花鸟画之美,不仅在于其深厚纯熟的笔墨功底、奔放淋漓的表现手法,最重要的是其表象深处所承载的中国几千年的传统精神。大写意花鸟画注重内在精神修养、笔墨气韵和意境情趣的统一。

《风云际会》(水墨纸本)46cmx69cm 2018
画面上一只雄鹰站在山巅,作振翅欲翱翔状,画家花鸟画创作并不求于题材的广泛,也不在意题材的新旧,而着意于花鸟的深度开掘。不急于贪多贪大,而是立足于在古人或今人表现过的题材上出奇出新。这样的求新求变,是建立在同一题材的细嚼慢咽的基点上,这是画家为自己设置的难度和高度,并试图在这种自我挑战的意识中,建立自己的语言风格和操作方式。

《花蔓宜阳春》(纸本设色)46cmx69ccm 2019
黄宾虹曾云“笔力透入纸背,是用笔之第二妙处,第一妙处,还在于笔到纸上,能拥得住纸。”风轻轻走来,青色的藤蔓顿时摇曳生姿,如同着着裙裳微笑着的舞女。“花朵悬挂在阳光下,那姿态蜿蜒得多美妙。”美的不仅是充满生机散发活力的青藤,更是跻身其间的紫藤花。
画家对于景物皆有详细的观察研究,再以生动的笔墨,使主体跃然于纸上,描写树叶时一笔一笔攒聚成荫,密而不乱。

《紫藤挂云木》(纸本设色)46cmx69ccm 2019
石涛曾说:“墨之溅笔也以灵,笔之运墨也以神,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能受蒙养之灵而不解生活之神,是有墨无笔也。”夏天,紫藤树爬满架了。在那繁茂的枝叶中,点缀着一朵朵美丽的紫藤花。雀鸟在枝头嬉戏,画面生动活泼。画家以没骨技法,花鸟草虫直接以彩色随笔点染,以细腻的笔触,刻画出花瓣、叶片以及鸟雀的羽毛质感和体积感,用笔简洁而形神俱佳,枝上花朵璀璨;两只雀鸟立于树枝上,表情略显呆板,与粉色的花朵相映成趣。

《清香凝鸟屿》(纸本设色)46cmx69cm 2019
徐悲鸿曾在《画范风景》云:‘“繁密之树荫下,野花一色瓣苞参差,其最娇艳之枝衬以最浓树影,于是全面醒目,自成佳构。”紫藤花在阳光下盛放着,灿烂如夜空中的烟火,仿佛要将所有的美丽都绽放在一刹那。洋溢的,是初生的骄傲。画家注意观察生活中的细节,有感而发。画面构图简洁,典雅,色彩明丽,笔法工整细腻。在描绘蝴蝶采粉这一细节时,将蝴蝶曼妙美丽的翅膀这一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

《仙衣染得天边碧》(纸本设色)46cmx69ccm 2019
画面上的紫藤花鲜艳而娇羞,花簇作为画面的主体位于画面的视觉中心,一只黄色蝴蝶点缀在旁,整个画面生动活泼。画家的可贵之处在于能以诗意情怀去表达人类面对自然产生的共性发现和记忆,并在作品中重建自然生命的诗意,在“小中见大”“平中见奇”里发现大自然生命节律中生生不息的活力与清新感觉。

《夏之尤物》(纸本设色)68cmx138cm 2019
画面中一簇红花位于前景,藤蔓延伸到地上,画面形神毕肖,朴实无华,风格典雅。
花鸟画中的情,来自画家的自身感受,对生活美的发现,美的创造。画家注重追求单纯典雅、格调高致的色彩情趣,笔墨淋漓中忽而柔美神秘,忽而坚毅刚强,无不体现出自己之于写意花鸟的独特气质,儒雅却不失傲骨。

《繁英照潭黛》(纸本设色)34cmx136cm 2019
庄子曾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但画家却以笔墨涂绘了大美的意象。画面上一簇紫藤花挂在枝上,几簇生机盎然的绿叶映衬在旁,几只披着红羽的小鸟在枝干上嬉戏。有的正对画面,有的作俯冲之势,似乎准备飞向另一个枝头,画面情节性丰富,透露出生机勃勃的气息,因势布局,依势结构,在平面性的画面中凸显出立体感与秩序感,以毛笔传递出了传统书画的神韵。

《乞与人间向晓春》(纸本设色)34cmx136cm 2019
明代沈灏云:“一幅中有不紧不要处,特有深致。画面呈对角线构图,几条藤蔓贯穿对角线,将紫藤花置于画面中心主体位置,几只小鸟画于画面右上方,给画面增添了几分灵动感。画面简洁、透亮,令人在一种轻松和无紧张与压迫中享受其淡淡的味道。作品大气磅礴,浓烈的色彩在大块面的轮廓中呈现出巨大的视觉张力。

《熹语晴光里》(纸本设色)34cmx136cm 2019
徐悲鸿曾在《画范风景》云:“为画之材,有整有乱,整者易工,乱者则觉难于下手。荷遇对象如此,必有是感。春天,紫藤发芽长叶了”。枝幕上开满了朵朵淡紫色的花儿。一簇簇,凑在一起,却又排得那么整齐,犹如一群群翩翩起舞的小姑娘。美丽的的花朵吸引的鸟雀,一幅热闹的自然景象跃然呈现于纸面。

《藤花紫蒙茸》(纸本设色)34cmx136cm 2019
画面上一条藤蔓从远处的空中跃出,清晰的轮廓慢慢映入眼帘,藤蔓上挂着几簇开得正灿烂的紫藤花,藤上还有几只小鸟在嬉戏,这景象好不热闹。如(史记·淮阴侯列传》中说:“贵贱在于骨法。画家在表现技法上很好体现了“骨法用笔”,骨法,本指相士称人的骨相特征。如(史记·淮阴侯列传》中说:“贵贱在于骨法。用笔,即为了表现不同的对象和意境而采用的不同的运笔方法,要求将笔擒得定,纵得出,拓得开,提按起倒,体现全身之力,具有挺拔矫健的气势。,在作品中恰到好处地体现骨法和用笔,必须经多年刻苦的磨练方能达到。

《繁艳映莓苔》(纸本设色)34cmx136cm 2019
清王概《学画浅说》云:然欲无法,必先有法。欲易先难,欲练笔简净,必入手繁缛。”此论极是!可钦可敬!余尝谓画道之难,至今极矣!必从最繁而至最简,最似而至不似。画家根据物象特征进行描绘或表现,不仅准确地体现对象的形状,更从中反映出一种能够体现自己风格的独特的艺术认识。画家在画面中并没有单纯从对象的轮廓、形状上来加以表现,而是有取舍地得描绘景物,做到谢赫六法中的“应物象形”。

《春晚紫藤开》(纸本设色)34cmx136cm 2019
挚爱藤缠绕的意象,婉转柔媚,是垂莫曼妙妖娆的剪影。眼波明艳流转,隐隐有暗夜悄然绽放的不张扬的华丽。静默无语的紫藤花影,摇碎一湾缠绕的梦境。顾恺之曰:“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其台阁一定器耳,差易为也。”画家在画面中把树木、花鸟的位置安排得很妥当,准确表现物象的形态,树木枝干用笔有力刚健。

《楚楚可人》(纸本设色)46cmx69cm 2019
清代方薰:“作画起首布局,却似博弈。随势生机,随机应变。”此则虽空言,然其病极著,不可不知也。作品中用笔精致,色墨相得益彰,书卷气很浓,古意盎然。
画面中绚烂绽放的牡丹花有主次之分。

《轻露拂朱色》 (纸本设色)138cm×69cm 2019
唐人张彦远说:“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画家的笔墨在疏中求密,画面上看似简疏的笔法,却包含了多重的复笔勾皴,松秀沉稳、淡定自然。其画皴擦多于渲染,于干淡简练中透出腴润,给人以空寂苍茫、冷逸出尘之感。画面成对角线构图,以紫藤花为主体,画面颜色丰富而不单一,呈现出一幅生机勃勃的画面。

《酬直看花数》(纸本设色)138cm×69cm 2019
董其昌曾曰:“寄乐于画,自黄公望始开此门庭耳!画家观察生活细节,寓情于景.。”紫藤花开了,开得洋洋洒洒,花辧随着茎直开到了地上。从树上到树下,简直就是个紫藤萝瀑布,把活跃的生命力早已展现得淋漓尽致 ! 在苍劲浑厚之余而不失温润,笔墨没有干枯狂躁之弊,并运用许多书法的用笔来勾皴点染,表现力丰富节奏感很强。

《密叶隐歌鸟》(纸本设色)138cm×69cm 2019
吴昌硕的书法绘画极力主张气势,他常说:“作画时须凭一股气。”吴昌硕所谓“作画须凭一股气”, “画气不画形”并非是指不重形,而是不必斤斤干形似。有气韵也就有神韵。灿烂的紫藤花铺满画面上空,美丽的花蝴蝶在花间自由自在地翩翩起舞,微风轻拂,所有的紫藤花都随着风的节奏跳起了轻快的舞蹈。花朵精巧工细,叶的阴阳向背表现淋漓,树的勾皴与枝的穿插十分讲究,写意而不失法度,画面充满神韵。

《论道图》(纸本设色)46cmx69cm 2018
题跋:戊戌冬月临任伯年于羊城
唐代刘禹锡在《董氏武陵集记》中提出中国画论中关于意境论的一个重要观点:境离不开象,又不等于象,而是超越于画中物象之外的深层意蕴。任伯年的人物画,能认真观察人物特征,把握写真的形象。人物画必须画出他们的神气韵致,然后才能够形象周全。画家在临摹过程中很好地吸收到任伯年人物画的艺术技巧与特点,立足于中国传统艺术的基础上,融会贯通,将人物画得栩栩如生。

个人介绍:
张热云,全球潮汕杰出人物,四川省新文人画院创作研究部副主任·。
国家一级美术师,致公党中央文化委委员,致公党中央全国代表,中国侨联全国代表,中国国家画院访问学者,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访问学者,佛罗伦萨大学建筑学院访问学者,中国致公画院画家,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画家,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CCTV《大国人文》栏目艺术总监。
上海大学中国艺术产业设计院兼职教授,香港国美艺术学院客座教授,泰国曼谷吞武里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山东临沂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北京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客座教授,广东致公书画院副院长,北京潮人海外联谊会书画院院长,意大利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泰国泰中文联名誉主席,广东省侨联常委,广东侨界青年联合会副主席,北京市侨联文化专委会委员,潮州市政协委员。
父亲张光辉是马来西亚归国华侨医师,伯公张永福、张华丹、爷爷张新发都是东南亚侨领,追随孙中山先生,资助艺术家到南洋创作展览,支持黄冈起义和南侨机工,门宅终日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张热云自幼受家庭文化背景的影响,耳濡目染,热爱国学及书画艺术,数十年临池不辍,精勤染翰,成果颇丰。师从李小可、何家英、纪连彬、苗重安、汤立、意大利洛卡•克劳迪奥、马蒂斯•布兰迪等老师。主编了《发现城市之美-潮州》一书,其论文《工笔与当代水墨》刊登在中国国家画院教学成果系列丛书《中国国家画院2018访问学者教学文献》,并在人民日报发表。
作品参展:
2012年10月,赴美国西部创作及作品《广济桥》、《赛大猪》选送“三藩市岭南文化艺术展”在三藩市展览;
2016年,作品《大地》、《开心事》、《埔寨火龙》、《月夜》刊登于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年鉴》(2016年度);
2016年,作品《埔寨火龙》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收藏;
2017年4月,作品《牡丹》获得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届廉政文化书画展”并获优秀作品奖并在圆明园展览;
2017年4月,在美国接受SINO TV电视台的四集专题采访;
2017年4月,受邀在旧金山市政厅为第二届旧金山旗袍文化月在旗袍上现场作画,并在《星岛日报》刊登;
2017年6月,出访马来西亚,作品《大吉大利》赠送黄小娟拿督,并在马来西亚《诗华日报》《华联日报》刊登;
2017年8月,主编了《发现城市之美-潮州》一书;
2017年9月,参加中国侨联、广州侨联主办“第七届华人文化艺术节——海内外书画名家联谊笔会”在广州现场作画;
2017年10月,出访印尼,作品《花开富贵》在印尼第十九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互赠礼品;
2018年,作品《十渡写生·春江对雪》被刊登在北京大学艺术学院《2018中国画教学作品集》教材;
2018年7月,《李家山水粤港澳巡回展暨李小可艺术工作室师生展》六人联展在汕头博物馆展览并接受书画频道的专访;
2018年,论文《工笔与当代水墨》刊登在中国国家画院教学成果系列丛书《中国国家画院2018访问学者教学文献》,并在人民日报发表;
2018年5月,作品《春暖花开》在加拿大温哥华举办的第九届世界广东同乡联谊大会礼品;
2018年6月,出访巴拿马,作品《和谐》赠送全球华侨华人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巴拿马主办方;
2018年7月,作品《江山雪霁图》、《十渡写生》、《十渡秋色》在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为期三年展览;
2018年9月,作品《林舍外》在全国人民政协报出版的《画界》刊出;
2018年10月,作品《清泉出山》刊登中国致公党网站并在致公党中央画院展览;
2018年10月,作品《荷香》在深圳“世界潮人书画精品展”展览;
2018年10月,作品《登高见山水千里》在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举办的“盛世美图·侨韵北京——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书画展”展览;
2018年10月,作品《清泉出山》、《桃花春水》在延安纪念馆“情系延安·大美延川——中国书画名家邀请展”展览;
2018年11月,全国人民政协报社出版的《画界》刊登《大道至简 笔墨独到—张热云国画山水》画界理论;
2018年12月,接受《孩子》杂志专访《注重精神底子的画家—张热云》;
2018年12月,作品《荷韵》捐赠珠海市妇女儿童福利会“2018慈善之夜”慈善拍卖;
2018年12月,广东省侨联出版《侨青》张热云个人专辑;
2019年1月,作品《江山雪霁图》在北京潮人海外联谊会拍得20万元全部捐助公益事业;
2019年2月,作品《锦绣家园》刊登在2月6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春节特刊;
2019年3月,出访新西兰,作品《荷韵》赠送新西兰国际潮团总会;
2019年4月,作品《大雪时节》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美好中国——二十四节气主题创作中国画作品展”并在宜兴美术馆展览;
2019年4月,作品《幽塘荷韵》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二届‘邮驿路 运河情’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画)”并在江苏高邮市博物馆展览;
2019年6月,出访斯里兰卡,作品《莲心荷畔 紫气东来》被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收藏;
2019年6月,北京饭店举办个展,同时举行的文化部主办的亚·非民族文化友好交流活动中,代表中方向参加活动的非洲国家领导津巴布韦驻华大使沙瓦、津巴布韦商务部长斯里兰卡文化参赞、几内亚大使夫人布隆迪赠送作品;
2019年8月,作品《路过山乡》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重温经典”第四届娄东(太仓)全国山水画作品双年展》并在江苏太仓市博物馆展览;
2019年8月,《拟郎世宁小品》系列作品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展览;
2019年9月,作品《莲花》系列由中国驻斯里兰卡程学源大使题字赠送斯里兰卡西里塞纳总统、卡鲁议长;
2019年11月,荣宝斋出版《荣宝斋期刊推荐艺术家—张热云》个人专辑,并发表《笔墨新风与新景——罗铭的艺术历程与艺术风格初探》一文;
2019年11月,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作“中国木版年画:世界独一无二的艺术”专题讲座;
2019年12月,《荣宝斋》期刊刊登《阳刚大气的南国秀女—张热云的绘画 苗重安》;
2020年1月,作品《锦绣山庄》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时代丹青·全国第三届现代工笔画作品展”,作品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广东中山美术馆展览并被收藏;
2020年1月,作品《龙腾国瑞》刊登在1月24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春节特刊;
2020年2月,作品《Winter fire》、《Sunset》被法国阿拉伯世界博物馆、法国里昂军事历史博物馆收藏;
2020年5月,作品《溪山新貌》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二届“乡风墨韵”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并在菏泽市李荣海美术馆展览;
2020年7月 ,作品《溪山水清秀》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三届“邮驿路 运河情”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画)并在扬州市美术馆展览;
2020年10月20日雅昌香港“2020秋季艺无止境书画拍卖会”《花鸟》系列作品以135万元拍卖成交;
2020年10月,作品《溪水美梦》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悲鸿精神——第四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并在江苏省美术馆展览;
2021年4月,作品《追梦》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不忘初心 继往开来——第四届全国新钢笔画学术展》并在上海逸仙画院展览;
2021年4月26日雅昌拍卖“中藏艺盛2021当代保真专场拍卖会”作品《雅香》《玉兰》《荷塘雅趣》《吉祥》《富贵吉祥》以142.4万元成交。